财经新闻 质量报告 在商言商 商机市场 产业专栏
首页 > 商学院 >北大汇丰商学院:中国绿色债券标准不清晰不统一

北大汇丰商学院:中国绿色债券标准不清晰不统一

2016-12-02| 发布者: |来源:

摘要: 2016人民币峰会于11月29日-30日在北京举行。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副教授Christopher balding出席下午的分论坛“绿色金融”并发表讲话。...

   新浪财经讯 2016人民币峰会于11月29日-30日在北京举行。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副教授Christopher balding出席下午的分论坛“绿色金融”并发表讲话。他表示,一个最基本的问题就是清晰度,购买债券的清晰度标准是什么?履行合同的能力如何?债务是否被证券化?很明显有很多国际投资者对中国这些所谓绿色项目并不感冒,一方面原因标准不统一,他们对于什么样的债券属于绿色债券和中国理解不同。

  债券如何发行?他们遵循什么样的标准?资金被如何使用有很多模糊之处,我们共同努力提升合同履行能力和合同透明度,更多符合国际标准,中国要更多吸引国际投资购买中国绿色债券的话,这一点势在必行。

  如下为讲话实录:

  Christopher balding:非常感谢这次邀请我参加本次人民币峰会,非常抱歉另外一位演讲嘉宾没有办法来到会场,他委托我稍微讲长一点时间,我太太说我非常健谈,我希望在我演讲当中给你们灵感一方面填满这个时间,另外一点也是给大家一会智慧和经验。

  为什么我今天安排在下午三点演讲,不安排在上午,因为我是一名大学教授,大学教授经常让学生睡觉。

  我们看绿色金融市场,有哪些积极因素哪些消极因素,这些因素是我们必须解决的,首先我们从积极因素来看,在过去几年中我们中国绿色金融市场有爆炸式的增长,几年之前中国几乎在绿色债券市场上还是并没有一席之地的。

  但是在最近几年,根据去年的数据,中国以美元计价的绿色债券占到40%,这数字在未来几年内预期还要有增长,在过去几个月中,中国又发布了450亿美元的绿色债券。我们看到这个数字迅速增长,对未来强劲增长预期仍然走强,为什么有这样的增长?非常清晰。

  在过去几年中,即使是时间比较长,我讲1997年一直到2003年这一段时间中国当时绿色能源领域主要是太阳能,但是从2008年开始,中国或许已经成为全世界拥有太阳能电池板以及风能设备最多的国家。

  这当然是一个很利好的消息,在未来几年中,这个数字被预期进一步的增长。如果我们从长期来看的话,在很多领域,对未来15年20年做了一个预期,当然我们时候做如此长的远期预测比较难的,我们知道即使今天中国75%的能源都来自于燃煤,我们假设一下中国的能源消耗如果是以个位数增长,或者基本持平的话,在未来五到十年基本持平的话,非常可能出现的一种情况是如果我们不用新能源取代火电厂,如果我们试图用更多新能源取代火电厂的话,我们看到绿色的能源技术将在中国得到长足的发展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更多的燃煤将被风电或者太阳能发电所取代。

  另外一点很大的潜力是天然气,已经有充分的证据发明,中国甚至还没有开始利用天然气的潜力。特别是用于发电和供暖,我想这也会是更加清洁的燃料。因此在未来10到15年中,如果我们仅仅是假设部分的取代,甚至不是一个很大的取代,以清洁燃料,在未来10到15年中每年1%2%的煤用清洁能源取代的话,就意味着今天从现在的7%清洁能源在中国的能源占比从7%提升到30%。

  当然有另外一些替代能源会在中国整个用能结构中占到更加有影响力的地位。这样就会对金融市场赞成很大的影响。我们需要更多的金融工具和金融产品来促进这些清洁能源替代碳能源或者是燃煤。

  如果我们看消极因素的话,中国在很多领域都遇到了这样相同的挑战,但是我们这一节主题是绿色债券,这个是bloomberg两个月前发布的报告,几乎所有债券都是卖给本地投资者而不是西方投资者。

  一个很简单的例子,一个火电厂也就是说很多中国银行(3.520, 0.01, 0.28%)会计准则和国际会计准则仍然有一些区别,中国绿色金融可能跟国外定义的绿色债券有不同,我们今天看本次会议的目的就是我们注重人民币的国际化,这是本次会议的议题,我们推进人民币国际化有一点就是绿色金融以及绿色债券,究竟是哪些因素构成了绿色债券、绿色金融,一些必要的因素是什么?那么在世界上确实有一些被世界广为接受的准则,但是在中国这些准则能被接受多少?

  比如说项目注资,有很多所谓的绿色金融产品或者绿色债券它们并不是具体为哪个绿色项目注资,他们只是从泛泛广义角度自称是绿色债券,这在境外的资本市场根本是行不通的。如果我们讲在中国境内这些债券只能由农业银行(3.220, 0.01, 0.31%)或者是发展银行出售给境内的,以政府债券形式出售给投资人的话,这不是很大问题。

  但是如果我们讲到人民币国际化,讲到提升国际投资者的参与这就是很重要的一个问题。同时我们经常从投资者的角度听到另外一个问题,他们所购买的究竟是怎样的债券?债券给投资者怎样的权益,投资合约有很多的模糊之处。我们经常在中国在过去几个月中我们听到这样的反响,甚至是国有银行推进长期的证券化债券合约的话,甚至国有银行发行的债券也会发生问题,因为大部分绿色债券,当然不是说所有,大部分用于给项目注资,有很多是证券化的,或者是基于资产的,因此这就会成为一个问题,如果投资者没有办法依托于资产或者是由资产衍生的资本流入的话,就会面临无法偿债的风险。

  基本的问题,当然我刚才讲很多问题,可能我思维有一点点飘,有一点没有逻辑,讲得有点乱。但是一个最基本的问题就是清晰度,购买债券的清晰度标准是什么?履行合同的能力如何?债务是否被证券化,这个证券化程度如何?从广义上来讲我们实行是哪一项标准?如果我们要吸引国际投资者购买中国发行的绿色债券的话,中国发行的绿色债券最多大程度上得到国际投资者的青睐?

  很明显有很多国际投资者对中国这些所谓绿色项目并不感冒,一方面原因标准不统一,他们对于什么样的债券属于绿色债券和中国理解有不同,同时有很多债券是由地方政府发行的。

  关于债券如何发行?他们遵循什么样的标准?资金被如何使用有很多模糊之处,我们共同努力提升合同履行能力和合同的透明度,更多符合国际标准,中国要更多吸引国际投资购买中国的绿色债券的话,这一点是势在必行的。

  ... ...

  Christopher balding:吸引国外投资者角度而言这是很大问题,大部分的债券经理,如果债券有非常明确的承诺,可持续发展或者绿色生态等等,有一些文件对这些项目进行具体的说明,也就是说这些投资者他们需要投资与社会责任相关的绿色债券,然后同时无论是贸易主体机构或者是监管机构,如果这样的话,如果没有具体承诺,如果没有符合国际标准具体承诺的话,很难吸引国际投资者投资中国发行的绿色债券,中国绿色债券在国际上的冷遇可能就是这个。

  Christopher balding:我想说根据我跟国际投资者对话来讲,他们更加的谨慎,特别是涉及当地地方政府项目的时候,确实有很多担忧地方政府的情况。我想有很多需求超出了供应量,西方投资者想去投资中国的证券市场,想去投资于中国市场的绿色债券,他们基本上把它看作我想去投资一些数量,如果我能够发行绿色债券,能够满足我的标准,这样我就可以投资,不然我就把钱拿到别的地方去了。这里我们看到有一些问题,国际投资者或者国际机构他们不愿意去进行投资。

  Christopher balding:大家没有人说天塌下来了,确实大家都比较担心上面的那些问题。因为人民都知道在绿色债券投资方面有更多的投资,但是项目不多,如果你能够获得一个债券,能够得到认证或者能够适用于某个项目,如果找不到项目他们钱就拿到别得地方去了,因为他们很容易找到国际项目。

  Christopher balding:我想进一步的扩充他的想法,有一些技术的提供者,如果他们建立一个下属公司,他们可以去销售太阳能或者风能,对于一个造成污染的企业他可能发行绿色债券,但是我们要区分度,你投资到一个煤炭公司他可能不投资绿色技术,他可能作用于别处使用,所谓肮脏性的公司不会用绿色债券的钱做绿色金融的事情。

  Christopher balding:我们并不是说特朗普不会产生影响,但是这种影响可能会是最小化的,理由很清楚,可再生能源可能目前还没有发展成熟,基本上来讲我们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马上可再生能源就可以和其他不可再生能源竞争了,无论特朗普是不是退出巴黎协议,可再生能源改革已经可以跟其他不可再生能源竞争了,而且可再生能源还可以改善发展。我们可以看到可再生能源发展很快,它会取代其他能源形式,还会有技术方面的问题,有24小时乘以7的支持,我们关注的平衡点,我们要考虑能源碳的成本,这种趋势不可改变的。

  Christopher balding:现在问题就是北方电网和南方电网的问题,他们可以发行绿色债券用于一些项目,投资者有什么能力去说你没有支付给我们红利我要停止这个项目了。一个外国投资者可以终止这个项目,这些基本上没有发生,这些证券化绿色债券本身也存在一些问题。

  Christopher balding:有时候我们对于风险并没有价格,只要我们没有带来损失的话,显然定价不会受到影响,有时候会有一些违约,发行方就会减免债务,有时候人们在定价时候不去考虑风险因素了,这不是一个好的情况,我并不是说每个人实施一些破产资产方面的禁令,但是有时候让投资者会有所损失,这反而对他们也是一个经验和教训。

  Christopher balding:讲到中国地区性的发展,刚才讲到信用评级,我需要进一步的讨论,这是非常重要的问题。不久之前一家评级机构说他们使命就是提振信心,然后加强实力,这是不对的,一个评级机构应该有适当的审视以及怀疑,对于金融机构或者金融产品提出尽可能多的疑问,尽可能的详细检查。当然如果债券都是3A级的话,这是不现实的,没法甄别垃圾债券了。

  Christopher balding:讲到中国地区性的发展,刚才讲到信用评级,我需要进一步的讨论,这是非常重要的问题。不久之前一家评级机构说他们使命就是提振信心,然后加强实力,这是不对的,一个评级机构应该有适当的审视以及怀疑,对于金融机构或者金融产品提出尽可能多的疑问,尽可能的详细检查。当然如果债券都是3A级的话,这是不现实的,没法甄别垃圾债券了。

  Christopher balding:只有项目建成以后可以产出项目回报,里面没有内在资本内在价值,一旦太阳能电池板建成之后,价值本身一旦建成以后其实不断的折旧过程,也不是说折旧就一文不值了,而是建成开始就是在比较快速的发展当中,人们需要很长时间适应,重要不是内在价值不是资产折现,而是一旦建成产出的现金流,我想南方电网中这一项可能显现更加风险一些。比如说如果我们电网签20年的合约,我也是等于把自己暴露在一定主权风险当中,当然人们需要一定的时间来适应这一类型的资产,以及资产内部所蕴含的风险。

  Christopher balding:我知道可能不是非常积极,我有一些消极,虽然这不是我的本意,我们讲到人民币国际化、绿色金融、绿色债券,非常重要一点我们强调一些细节关于债券的稳健,这个债券需要符合哪些标准?我们用怎样的标准定义一个债券属于绿色债券,用怎样的国际标准来归置它的证券化,只有这样的话,只有我们使它标准化,符合国际准则,才能吸引更多国外投资者,如果我们仅仅讲面向中国投资者的绿色债券的话,可能跟国际市场没有太大意义,跟人民币国际化也没有太直接的关联,但是如果我们能够进一步纳入国际,以国际标准出发考量,使得中国绿色债券市场吸引更多外国投资者,我想会有更多外国投资者被吸引进来。


最新评论

有什么新鲜事想告诉大家?

评论
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公司简介|新手指南|采购商服务|供应商服务|言商服务|广告服务|隐私政策|网站地图| 招聘信息

ICP经营许可证号:陕B2-20090432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蒙)字第937号 陕ICP备12028593号-3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