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新闻 质量报告 在商言商 商机市场 产业专栏
首页 > 商业精英 >新能源汽车行业的战略选择

新能源汽车行业的战略选择

2016-11-18| 发布者: 小编|来源: 网络

摘要: 新能源汽车行业的战略选择...

[中国网]:

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中国访谈。前不久,法国总统萨科齐提出,法国要在三年之内全面重返北约,重回北约军事体系,引起了世人的关注。人们不禁要问:法国重返北约的真实意图是什么?拥有了法国的北约又会对国际的军事和政治格局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今天为大家请到的嘉宾是中法人文社会科学中心理事许铁兵教授,非常欢迎您接受我们的专访。

(2009-04-13 14:55:10)    

[许铁兵]:

谢谢你们的邀请。

(2009-04-13 14:59:51)    

[中国网]:

萨科齐一作出重返北约的消息宣布以后,马上引起了国际和法国国内很大的反响。在回答为什么选择这个时候重返北约问题前,请您回顾一下,法国目前军事的状况是什么样的?

(2009-04-13 15:00:10)    

[许铁兵]:

法国作为一个中等强国,他的军事战略往往不同于传统的西方国家,他和英国比较相似,一个是本土的国防,还有全球海外力的维护,第三是地区的安全体系。总的讲,英国采取了和美国绑在一起的方针。而法国基于他的历史文化传统,特别是欧洲大陆和文化对比的形势,法国选择了单干的模式。

(2009-04-13 15:01:12)    

[中国网]:

为什么他要选择这样一个时间来重返北约?

(2009-04-13 15:04:32)    

[许铁兵]:

应该说冷战之后,法国的外交、军事国防战略发生比较大的调整,一个是对潜在敌人的界定,另外是对未来安全的走向。对法国而言,面临几个深层的问题,第一作为中等的强国,法国想维持它的全球大国的雄心、欲望越来越感到力不从心,这个时候就要寻找一个方式。这种方式有几种选择,现实的说,既然单干做不下去,因此需要一是依靠欧洲防务体系,一个是往北约靠拢。基于在欧洲防务体系受挫或者有限,唯一可能的方式就是重新回到北约体系。当然,这里一定要谈到在法国的内部中存在一定的争议,到底是欧洲所谓路线,还是回归北约的大西洋选择。从戴高乐时代,到萨科齐时代,这派的主张更偏向于大西洋选择。

(2009-04-13 15:04:52)    

[中国网]:

我们了解历史知道法国和北约的关系非常复杂,在1949年北约成立时法国是12个创始成员国之一,到66年戴高乐总统又宣布退出北约。请您为我们分析一下,当时退出北约的原因是什么?

(2009-04-13 15:06:46)    

[许铁兵]:

法国所谓的退出北约其实应该加几个字,它其实是退出了北约军事一体化体系,并没有正式退出北约。二战以后,东西方对峙,冷战的发生,欧洲国家在西欧国家牵头之下,成立一个为实现防卫协作而建立的一个国际军事集团组织,这就是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法国是创始国。但是法国作为一个曾经的二号全球知名大国,它有一种大国欲望,它在体系中一直存在着和美国争权的问题。

1963年,戴高乐向当时的美国总理肯尼迪写了一封著名的信,提出了法国要价,说我不会是北约的第一,但我必须是北约的核心成员。所谓三驾马车要求美国是老大,他承认,但是英国和法国应该是对等的,而且我们三个否决权应该进入到核心体系中,但是遭到美国的拒绝。美国人拒绝以后,戴高乐进行了一系列的戴高乐主义,发展和苏联的特殊关系,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到66年正式退出北约军事一体化的体系。这个背景就是这样的。

(2009-04-13 15:07:18)    

[中国网]:

退出之后40多年过去了,在这40多年中它的军事力量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

(2009-04-13 15:12:51)    

[许铁兵]:

我们讲对欧洲而言,传统的战争冲突,一次大战、二次大战没有了,过去基于华约和北约两大军事集团对峙,更多的意识形态、政治、价值体系的较量和竞争本身没有发生军事冲突。随着冷战以后,北约的基本理由发生动摇。对法国而言,它要维持全球海外利益。

第二,全世界各个国家面临新的问题,就是冷战之后全球安全体系不是传统上的国家之间的战争和冲突,更多的表现一种非常态战争因素。对法国而言,我们谈到了恐怖主义,各种武装团体、跨国组织,这种类似新的军事方面的挑战。法国如果发生了变化,我们可以说第一,军事实力从数量是不断缩小,法国最高潮的时候是60万人左右的军队,占了这个国家人口的1%。从密特朗时代开始历经希拉克总统两任,一直到萨科齐,目前的群势是逐渐的消减,就是数量削减,从过去的60万,现在大概是35万到38万,削减了三分之一。

(2009-04-13 15:13:07)    

[许铁兵]:

第二个是结构调整,传统的步兵作战方式越来越少,更多的是特种兵、海兵力量、综合力量,包括电子打击等等。也就是说,它的军队配置、结构发生了变化。法国在海外有很多驻军,在70年代、80年代曾经扮演了非常积极活跃的非洲宪军的角色。从密特朗的晚期,特别是从希拉克第一任期,法国大致非洲是一个有限的收缩,他从片到点有一个收缩,当然也和非洲国家对他的态度有关系,它的海外传统的军事战略维护的势力范围,军事力量的需求和动力都在减少。

(2009-04-13 15:16:35)    

[中国网]:

如果我们重新评价法国当时退出北约对他国内的军事、政治影响,您如何评价?

(2009-04-13 15:18:42)    

[许铁兵]:

我们一般都讲法国的大国梦,通俗地说,在60年代中期的时候,法国从二战中间废墟中走出来,重振昔日的辉煌,它是“争”的态度。它并不是说一开始要退出北约,而是向北约的领导决策权、指挥机构提出了要求和挑战,遭到拒绝以后,它断然采取了有限退出的方式。

到现在,我们说44年后发生了一个变化,它是一个“保”,保的是相对于冷战之后东西方格局的演变,相对于新崛起大国,法国在全球的力量和影响力度有了相对化的萎缩。刚才我们讲那是争,争取应有的份额;现在是保,利用自己有限的身份尽量和各方讨价还价,争取夺得最多的、自己利益最优化的方式。一个是争,一个是保,一个相对来讲是咄咄逼人的,比较进取的态度,现在是更加委曲求全的态度。

(2009-04-13 15:19:43)    

[许铁兵]:

法国作为有着悠久传统的欧洲大国,一次大战之前,更多的是采取单干户的形式,形象地讲主要是和欧洲体系的竞争。对法国来讲有传统上的两大欧洲体系中,海上是和英国,陆地主要是法德的问题。到了二战以后,法国大量的受伤,有一个重振时期,这个时候它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合伙的方式,所谓西方各个成员国合作起来。另外就是挂靠的方式。应该说法国战后的军事外交选择一直在合伙和挂靠,所谓合作寻求发言权,63年戴高乐给肯尼迪的信,这个要价在美英核心决策里面看不上,给他退回去了。挂靠意味着某种自主权的丧失,意味着平庸化,我就是简单的追随者,从法国自身利益是很难接受的,所以他的摆动在40年来基本上在这些问题上。

(2009-04-13 15:20:27)    

[中国网]:

法国这次重返北约也不是突然提出的,在很多年前,比如在希拉克和密特朗时期都有提出过要返回北约。但是都因为种种理由没有能够达成,像您说的,双方都有一些条件。您能不能为我们梳理一下这个过程?

(2009-04-13 15:22:19)    

[许铁兵]:

法国是多党制的国家,都有差异。总的来讲戴高乐当时谋求法国大国地位,外交业得到了左翼和右翼的共同支撑。但是法国从80年代的后期开始出现不同的声音,到90年代中这个声音越来越强大。法国有一个比较著名的《防务月刊》或者《国防月刊》,法国也有《地缘政治专刊》,参与的主要是军事专家和学者,很多人是不是简单用亲美和不亲美而是从利益最优化,从战略选择角度来讨论法国到底某种程度上的有限回归,或者说全面回归北约,还是坚持目前的所谓半脱离体系之外的争论。从90年代中后期开始,要求回归的声音越来越强烈,而且这种声音在军界里面基本是压倒优势。在政界有支持者,也有不同的声音。这是从政策决策角度的变化。

(2009-04-13 15:23:09)    

[许铁兵]:

另一方面,我觉得更多的是法国今天有一个现实的利益能不能够自己单独的支撑下去。我们看到冷战之后,第一次海湾战争爆发,第二次是以巴尔干地区所谓前南斯拉夫的冲突。不管是北约,或者是以美英唱主角的对外军事干预行动,法国都是参与者,它不是政治成员国。但是基于它的利益,它往往是和北约体系核心成员一起采取行动的。所以在他们的内部就有争议,既然我们的利益吻合点非常多,为什么我们现在不回归,而永远把自己保持在一个游离之外的状况。法国也有这个争议。到了希拉克总统时代的后期,正式回归北约体系基本上大家达成共识,问题是在多大的条件下,有多大的要价才能得到对方的首肯。

(2009-04-13 15:24:54)    

[中国网]:

萨科齐选择在这个时候重返北约,他是有着怎样的内政外交方面原因,是不是要价已经达成了?

(2009-04-13 15:27:16)    

[许铁兵]:

某种程度上对法国说比较尴尬,第一个是时机。时机的选择在希拉克后期,法国的想法已经非常明确了,但是基于当时关于伊拉克战争,法国和德国的反战态度,这个事情就往后拖。到了小布什任总统尾期的时候提出来已经合适了,但是小布什是新保守主义执政集团,从欧洲的政治经营想,这个时候作出欧美和解的姿态,修复关系,这个礼物最好的递交是等到新总统上台,也就是奥巴马上台,这是机会选择。

其实对法国来讲,最尴尬的可能就是要价。

(2009-04-13 15:27:41)    

[中国网]:

对于民众来讲,萨科齐这样的决定,法国民众的看法是什么样的?我们可以从媒体上看到,有很多反对的声音,不绝于耳。有很多媒体说萨科齐是在挑战戴高乐主义,当年法国要退出来也是要维护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所以可能会对法国国内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请您为我们分析一下这个问题。

(2009-04-13 15:28:32)    

[许铁兵]:

我觉得随着时代的调整,戴高乐的一些原则也在发生调整。刚刚讲到,战后法国有几个选择,单干、合伙、挂靠这么几个方式。对法国来讲,现实的问题单干不下去了,作为一个游离体系之外的身份,比如说英国和美国如果像兄弟,法国和美国像一个表兄弟,是一个大家族,但是有距离,人和人的利益不一样。长期排在这个体系里面,法国人自己算计这样可能是得不偿失的,这样并不能使自己的国家利益化。所以昔日被看为神圣的,法国至高无上的主权观的人的观点慢慢在退潮。现在的问题是选择什么样的时机,获得什么样的代价回归体系。

(2009-04-13 15:29:36)    

[许铁兵]:

你刚才谈到法国国内充满争议,其实有几类人。一类是所谓主权派,比如法国前国防部长,他是社会党体系的。萨科齐本身是戴高乐主义,党内也有很多传统的主权派。但总的来讲这批人的声音并不是特别大。其实从长远来看,作为中等国家的强国,对法国来讲,单干的选择不再存在了。现在的问题是到底是建构大西洋的方式,也就是回归北约,更多的把美国拉进来,还是重开一个放大的家族,所谓欧盟的体系。法国真正的选择在这里面,您刚才谈到的主权至上的争议,更多的是为了反对而反对。

(2009-04-13 15:30:44)    

[许铁兵]:

另外,在西方多党制政党下反对派往往是为了反对而反对。这就让人想起比如社会党,最早时代密特朗曾经长期作为社会党的领袖抨击戴高乐的主张,一旦执政以后,戴高乐的大部分外交、军事遗产,密特朗百分之百的继承下来,当然他代表社会党左翼的一些特征。所以今天某种程度上说,当法国正在修改戴高乐时代的遗产时,可能社会党批评他的时候,让人感到更多的是党派之间的争论,不是有说服力的。反过来,由戴高乐的传人来修改戴高乐的遗产,似乎让民众感觉更加自然,水到渠成。其实严格地说,从希拉克时代已经开始了这种转折和调整,并不是简单的说似乎到了萨科齐时代和戴高乐主义有决裂。其实是时过境迁,今天的国力不行。

(2009-04-13 15:31:27)    

[许铁兵]:

我们要说的更深一点,二战以后,对于法国昔日的欧洲列强、昔日的全球第二号大国,它想维持全球重要的大国地位,有一个结构性的矛盾,也就是雄心、愿望和国家实力不成正比。在我看来,这就是某种程度上为了解决这个矛盾,相比起60年代的选择,那个时期是争、挺的态度,在今天的问题上是自己知道相对化,尽量放下身段保。这两个选择是一个国家国事变化的曲线。

(2009-04-13 15:32:42)    

[中国网]:

那么民众的反应呢?

(2009-04-13 15:35:53)    

[许铁兵]:

民众的反应除了左右传统的对立之外,很多人的争议并不是法国到底是单干还是不单干,他们更加遗憾的感到欧洲防务梦没有实现。刚才我们讲到,法国某种程度上有两个选择,一个选择是欧盟的选择,但是欧盟本身并不是法国一家说了算。德国和法国作为火车头,德国在这方面的立场介乎于法国和英国之间的选择。它既不像英国和美国绑得那么紧,又不像法国和美国那么僵,介乎在两者之间。

第二个因素,现在对法国来讲,不利的因素是欧盟本身扩大,成员结构的变化,一个是相对来讲过去法德两家协商一致就说的算,这个动力在减,并不是我们两个一说大家就跟着走。特别是欧盟的会议以后带来的新成员国,他们在外交、军事防卫上的选择是忘了华盛顿,绕过布鲁塞尔,也就是说欧洲今天防务的现实可能并不是消失了,就是显得没有那么多的拥护者。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单干不可能,自成一个体系,欧盟的做法暂时看来可行,最后只能是回归或者向北约重新靠拢。

(2009-04-13 15:36:28)    

[中国网]:

很多人评论它要从旁观者变成圈内人。

(2009-04-13 15:37:16)    

[许铁兵]:

可以这么说,我觉得它40年前退出来以后有几个身份的变化,一个是游离体系之外,但理论也是西方大家庭的一员。到了海湾战争,或者前南斯拉夫冲突,它表现为有限的参与。比如第一次海湾战争,因为萨达姆领导的伊拉克吞并科威特,当时西方国家组织了反伊拉克的联盟,包括若干阿拉伯国家和东欧国家,主体还是美、英、法三家,法国参加很积极。到第二次伊拉克战争,随着布什以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借口,法德是完全拒绝的。法国根据自己的利益采取了有限的参与,特别是在欧洲巴尔干地区,随着前南斯拉夫的危机,早期南斯拉夫的解体,导致了波黑战争,最后到科索沃战争,这一系列的冲突,法国和英美一样都参与到这个体系,从游离者到有限的参与。

(2009-04-13 15:37:35)    

[许铁兵]:

到了现在,它不甘不明不白的身份,这个身份需要解决,我既是这个体系的一员,我的利益在什么地方。现实的选择它脑子里仍然是欧洲防务梦,这个梦在近期来看缺乏实现的可能和社会基础,最后就是一个选择和一种可能,就是所谓放下身段,礼貌的要求人家重新接纳它。

(2009-04-13 15:39:14)    

[中国网]:

经过多方考虑,做了这样的选择。但是我们知道萨科齐在做出这样一个消息发布的时候,他也提出了很多的条件。您跟我们介绍一下他都提出了哪些条件?萨科齐的愿望能不能够如愿以偿?另外,美国会不会让他在北约的权利机构中分一杯羹?

(2009-04-13 15:39:40)    

[许铁兵]:

我们想想40年前戴高乐的要价和现在萨科齐的要价在不断降低,但是从华盛顿的角度看,我们没有看到任何决定性的让步。从密特朗时代放出试探性的口气,特别是在希拉克总统在任期间,内部讨论以及美国、北约在一起切磋的时候,法国的要价刚开始很高。

大家知道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在欧洲地区主要有几个大的司令部,一个是在德国的司令部,德国司令部有一点是美国在全球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它是一个枢纽型的,这个美国人完全垄断。一个是以基于海军、反潜艇为特征的,在挪威、丹麦,历史上针对俄罗斯苏联。还有一个是和法国或者南欧国家利益比较密切的,就是在意大利南部的港口城市那普鲁斯,就是南欧司令部。法国之前的要价是,如果我做不了北约的副总司令的话,我要有地区性的实质权利,要的权利就是南欧司令部,这个美国人从来没有松口。而且法国这次提出的条件仍然是这个,美国方面并没有给出特别的回应。我想在某种程度上,政治家清楚的看到法国的软处,它更多的是:你要回来我欢迎,但是你指望有什么特别优惠回报,对不起没有。

(2009-04-13 15:40:21)    

[中国网]:

不一定答应他提出的条件。

(2009-04-13 15:43:44)    

[许铁兵]:

从大国的秩序安排来讲,它们有很多姿态。因为美国单边主义走的比较远,奥巴马上台以后,在修好美国关系作出了一点。但是他给的东西,比如说北约在美国有几个后勤训练基地,这个相对来讲至少属于二流或三流的决策,让法国人担任司令官或者基地司令,这是一个有限的安抚。

(2009-04-13 15:44:04)    

[中国网]:

法国想在北约分享领导权的位置可能还需要进一步的观察。

(2009-04-13 15:44:23)    

[许铁兵]:

刚才我们谈到了三大选择,单干的时代已经过去,法国将来长期还会挣扎在两者之间的摆动,就是所谓欧洲选择和大西洋选择。如果在德国、北约世界,或者新的东欧国家,对欧洲防卫有更大的积极性,法国可能会向布鲁塞尔这边偏。如果欧洲建设的防务可能性越来越低,法国基于利益需要,可能不得不更多的往大西洋走。它会在两者之间长期摆动,这不仅取决于法国政治家的愿望,取决于若干因素。

第一,美国不把北约作为什么工具,是把它局限在欧洲范围之内的,传统意义上的维持和平,包括反恐。还是把它做成美国往全球利益扩张的工具。这个欧美之间是结构性的矛盾。第二,欧盟本身的成员对于欧洲防务有多大的积极性。

(2009-04-13 15:44:36)    

[中国网]:

其实萨科齐也说,法国要加入北约的前提条件就是军事和外交都不能受到影响,还是要有他的独立性。您认为如果他真的加入北约,他的独立性能够得到保证吗?

(2009-04-13 15:47:10)    

[许铁兵]:

我觉得第一更多的是安抚之心,今天欧洲国家单独的形成完全像昔日戴高乐时代的所谓自主性、外交独立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欧洲利益最大的优化就是框架化、集团化。它一直存在两个选择,就是欧洲选择和大西洋选择。当法国加入欧盟,更多的扮演欧洲一体化的主角时,就意味着国家主权的一部分主动的交纳出去,外交和军事是难以避免的,只不过是最后一片。但是在欧洲的几个大国,将近30个成员国之间互相矛盾、协调不当的时候,在有些领域可能法国,包括德国仍然会保持一定的外交独立性和自主性。相对而言,法国和其他欧盟国家,或其他北约成员国不一样的地方,就是法国在军事上有一个海外利益,就是历史上殖民地的遗产。

(2009-04-13 15:48:46)    

[许铁兵]:

法国有两大片,一个是传统的法语非洲这一片,由于非洲本身对法国的态度产生了变化,新一代领导增加,不再是巴黎教养出来的孩子,他们对法国的认同、依恋,从法国国力来讲难以支撑传统扮演的角色,法国采取了有限的收缩,这个很难被纳入到北约体系,这更多是法国的利益。而且欧盟成员国对这个也不热心。第二片,海外领土和海外省。他遍及到加勒比地区、拉丁美洲、太平洋若干岛屿,这部分的外交遗产涉及到非殖民化的进程,涉及到欧盟基于科研,比如说阿丽亚娜火箭发射中心,这部分的利益从目前的做法看,法国基本上有一个趋势,就是把这个地方的利益某种程度上淡化法国色彩,而是加入到一种欧洲、欧盟成员延续的身份。

我觉得这两个在法国的海外利益上,法国的国防、军事和外交仍然会凸显出来作为全球大国的特殊性,而较少的和欧盟一体化进程,各国有一个外交权利和军事权利主动交给布鲁塞尔趋势,这两个不一样。

(2009-04-13 15:49:34)    

[中国网]:

有人认为,这样的决定不过是法国要“挟美自重”,您是如何看待这样的看法?

(2009-04-13 15:52:06)    

[许铁兵]:

有,但是我个人并不太看重。我自己在八一政治学院讲课时,我和法国各个方面有交往,可以说法国不论左右,从政治到民众,有一个难分难舍的感情,就是所谓强国梦。这个强国梦在今天来讲,当它力不从心的时候,第一是维持,第二更多的是借用外力。你刚才说拉着美国壮大声势,可以这么说,但是更多的是借。借用里面历史上戴高乐时代当时和美国某种程度上拉开距离,如果不是决裂的话,它一是东方同中国建交,第二和苏联发展特殊关系,喜欢用多元、多极的方式互相借鉴,凸显自己的强国地位。

今天在某种程度上说,它要维持它的利益,借助两个框架,一个是欧盟防务体系,另外一个是大西洋联盟,就是挂靠的方式。当它和美国出现争执的时候,它会毫不犹豫的,只不过方式上比较客气,大家知道奥巴马最近参与伦敦峰会以后,欧洲的访问,一旦涉及到北大西洋公约未来的使命、执行范围,欧洲之外还是欧洲之内,当然奥巴马提到土耳其加入欧盟的时候,法国马上站出来说要划清界限,这是它的外交个性使然。

(2009-04-13 15:53:39)    

[中国网]:

大家知道法国是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之一,也是世界的核大国。它要加入北约以后,会不会对核威慑方面有一些影响?

(2009-04-13 15:54:56)    

[许铁兵]:

对,但却是比较难以界定。第一,核战,从核武器问世以来,除了美国在日本使用了两颗原子弹,基本上是核威慑,从来没有真正使用过。从所谓传统意义上的核五大国而言,慢慢被揭露出来的秘密。英国的核武器的按纽是在美国人手里,英国也讲核武器有,但是实际上实验和安装、使用,这些都在美国人手里。法国人会不会放弃这一点,我觉得从法国来讲非常困难。

(2009-04-13 15:55:14)    

[中国网]:

我们再看看北约,很多人都听到过北大西洋公约军事组织的名称,但可能对它的具体内容还不是特别了解,请您大概介绍一下。

(2009-04-13 15:55:37)    

[许铁兵]:

如果我们看到一次大战,它是西方内部成员争权夺利、争夺世界霸权导致的战争,把它蔓延到全世界。第二次世界大战时仍然带有这个特点,但是加了新的因素,就是苏联的因素,就是意识形态的特点。二战的特点就是雅尔塔体系,分成东西方两个截然不同的集团、体系,北约恰恰就是在这个背景下以战后居世界地位老大的,美国拉上一批二次大战中备受创伤的成员国,捍卫自己的利益,同时也和当时苏联领导下的所谓东方相互对峙。

(2009-04-13 15:55:52)    

[许铁兵]:

我们看看两大军事集团从来没有发生过真正的战争,当苏联解体以后,东欧国家的前成员有政治上、经济上的重新的身份界定和融入家庭。也就是说所谓双东扩,北约东扩和欧盟东扩,这就成了对于欧洲国家有两个问题。第一个是今后的敌人是谁,界定在什么地方,对于北约而言也面临这样的问题。一般来讲,更多的是以非国家的、非传统战争的方式,恐怖主义、暴力犯罪集团,以及一些地区性的族群进行内战导致冲突。大家知道的前南斯拉夫、反恐战争以及其他类似的,这是一个界定。

从美国来讲,多多少少有一个想把北约变成全球化,保持西方统治利益霸权的趋势,这对欧洲国家大部分来讲,包括一些亲美国家,他基于自己安全考虑,基于欧洲国家是一个昔日的军国,他们对于重温昔日的殖民旧梦没有多大热情,所以它希望把北大西洋公约变成一个欧洲的安全框架。这两点发生矛盾,应该说60年之后,包括这次在斯特拉斯堡开峰会,我们看到所谓的美国逻辑和欧洲选择仍然还在较劲。

(2009-04-13 15:59:07)    

[许铁兵]:

第二个是变数,这个变数很难说。当俄罗斯从昔日的苏联共产党领导变成俄罗斯的时候,一片叫好声。其实我们看到没有,到现在为止,目前的发展趋势是俄罗斯经过普京时代,多多少少希望维持相对安全的边界。俄罗斯占了欧洲领土的一半左右,和欧洲的其他部分我们不说处于对抗,对立的矛盾趋势仍然在上升。在一系列的过渡地带,格鲁吉亚、乌克兰等等,东西方的较量又开始了,是东欧的东,不是亚洲的东。这个会在多大程度上影响北约重新向东扩,加强军事力量,多大程度上引起俄罗斯的反弹,仍然成为未来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和关于欧洲安全设想的基本因素。

最让人感到比较失望的,或者说令很多欧洲人感到难以实现的就是所谓欧洲防务梦在北约大的框架笼罩之下,和基于欧洲整个内部成员的变化,从战后成立北约就有西欧防务联盟,冷冻了很多年,冷战结束以后出来,想搞成欧盟的防务政策。经过十多年的运作,我们看到它基本上停留在纸面上的水平。

(2009-04-13 15:59:55)    

[中国网]:

我们发现在冷战结束以后,国际上一直有人质疑北约存在的合理性。目前北约军事的主导思想又是什么?

(2009-04-13 16:02:00)    

[许铁兵]:

我们可以讲,刚才我们谈到所谓的美国逻辑和欧洲选择,这两者的对立是一个结构性的、长期的。但是在与欧洲比较密切相关的,发生在身边的类似冲突,总的来讲北约的成员采取了不同参与的方式。我们经常说以北约名义做得很多事并不是北约成员国参与的,一个是有限参与的,比如法国喜欢参与,荷兰、意大利、西班牙,还有一种是表述、姿态性的参与,像昔日捷克、波兰等东欧加入的国家,还有保加利亚有的时候搞点后勤部队,工兵营、后勤工作,参与一些北约的活动,比如说在阿富汗等等。

总的来讲,欧洲选择和美国逻辑对立是长期性的。第二,目前而言,对于在欧洲之外发生冲突,北约介入到的冲突,北约成员国基本上是根据自己的利益采取自愿或者有限的方式参与。将来到底是北约变成美国大西洋主宰的西方世界核心意义上的军事联盟,还是某种程度上说像欧洲一些国家基于两次战争的教训,基于国内资本主义、生态主义的影响,它希望北约、东盟仍然建立在传统的欧罗巴地理分界之内。这个争论主要是长期性的,至少我感觉到,今天即便德国、意大利、法国、西班牙欧洲所谓的中等强国都是北约体系的国家,但是在这些涉及到北约的核心安排上,未来的全球利益到底在什么地方,这个界定方面他们是保留的,并不完全认同美国的做法。

(2009-04-13 16:02:14)    

[中国网]:

您认为法国重返北约之后,会对北约产生什么样的变化?对国际的政治格局又将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2009-04-13 16:03:04)    

[许铁兵]:

对北约而言,法国人做得梦可能是自我想象比较好。加入以后能在多大程度上改变北约的权利分配,决策重心,不会多大,美国方面并不愿意这样做。另外,从军事的角度来讲,加速、加快了北约体系所谓的美国标准化。美国标准化是各国基于武器、战略逻辑、思维、兵力部署、各个体系安排各个国家是不一样的,这个融合很困难。法国当时军界有一些人主张回归北约特别谈到在科索沃战争、波黑战争、伊拉克战争,法国是直接参与者,但是和英美之间的协调非常困难,因为通讯信号、武器装备都不一样。

我们说法国作为欧洲残存的没有加入到北约军事体系的大国,它会进一步加速、加快整个西方联盟,也就是欧洲成员国之间在战略思想、武器配置、军事装备、通讯信号方面越来越美国标准化的趋势。这当然是一个技术性的问题。

(2009-04-13 16:03:18)    

[许铁兵]:

第二,从全球政治角度讲,它可能会改变许多国家追求的多极化。通过军事和外交上,特别是在军事上和美国绑在一起,美国到底是一级,就是所谓西方世界,还是有很大程度的差异的、相互自主的,甚至有大对立的两极,这可能是欧洲面临的长期问题。

总的来讲,我看到的趋势是欧洲今天在社会价值体系上仍然凸显自己的特征。比如这次在20国峰会上,即便萨科齐在作出某种友好态度,但在抨击美国资本型的社会结构时毫不留情,有时候趁机推销欧洲式的社会福利模式。

(2009-04-13 16:03:47)    

[许铁兵]:

另外,至少在军事、外交上,外界观察西方世界到底是两大支柱,还是一个领袖、一个助手,可能会导致一般的看法,相对来讲美国经济危机受到了很大的伤,但是欧洲之间受的伤更重,美欧之间更多的表现在不是平等的两个支柱,撑起西方世界,而是一弱一强。如果我们说不是一主一仆,但是至少让人感觉到是一个领袖,一个助手。

(2009-04-13 16:04:51)    

[中国网]:

刚才许教授多次提到欧洲防务梦,现在连法国都要加入北约,是不是意味着成立欧洲部队的可能是没有的?

(2009-04-13 16:05:25)    

[许铁兵]:

至少在短期看还是非常暗淡的。刚才我们谈到,西欧防务联盟的框架,它成立起来和北约大致是一个同期。但是在冷战时期,它完全被冻结起来,从来没有被取消过。反而冷战结束以后,欧洲自主派把它从冰箱里拿出来,重新激活了。后来做了一个尝试,所谓欧洲军团旅,它实际上是法德,中间是荷兰,他们有限参与,比利时表现的很热情,说穿了法国是核心搞的这个。他们在科索沃前南斯拉夫冲突之间扮演了非常小的作用,但是显示了象征意义,说你看欧洲具有某种程度上的独立自主防务体系。

(2009-04-13 16:05:45)    

[许铁兵]:

应该说我们看到比如在俄罗斯世界和欧盟、北约东扩上,欧洲防务体系没起到什么作用。在解决欧洲,特别是难以处理的巴尔干冲突上,欧洲本身显得无能为力,最后美国人武力介入,强制的把科索沃从南斯拉夫打出来,最后单方面的建国。这个事情至少表示了欧洲防务体系的无效和缺乏热情。那么是不是这个理念被埋葬了?很难,我觉得欧洲的梦还在,只不过是不是像上次一样重新冷冻起来。因为它需要不仅仅是巴黎政治家的热情,可能也需要德国的积极参与,同时在欧盟其他成员国里面得到普遍的响应。

最早欧洲搞的时候是6个成员国,今天是27个成员国,欧洲自主的想法有多少人拥护,可能不少,但是有多大的可能性,我觉得这个数量不是在增加。特别是东欧、中欧在政治体制完成改变以后,他们所谓的回归西方更多的是认同美国,而不是布鲁塞尔。

(2009-04-13 16:06:20)    

[中国网]:

也就是说,它要实现的可能是时机也不够成熟,而且各方的协调也不够,所以这个梦想暂时还只是一个梦想,难以实现。

(2009-04-13 16:06:50)    

[许铁兵]:

如果开玩笑,上次欧洲防务体系在冰箱里冷冻30年,如果我们希望它冷冻不会这么长时间吧。

(2009-04-13 16:07:02)    

[中国网]:

今天非常感谢许教授给我们分析了法国重返北约的前因后果,也感谢网友的收看,我们下期再会!

(2009-04-13 16:07:49)    

   


最新评论

有什么新鲜事想告诉大家?

评论
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公司简介|新手指南|采购商服务|供应商服务|言商服务|广告服务|隐私政策|网站地图| 招聘信息

ICP经营许可证号:陕B2-20090432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蒙)字第937号 陕ICP备12028593号-3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